人生 大師 精選 觀點

台灣中學生乾脆上180科目?中文老師說文言文是文化根本所以比例要更高,哲學教授說哲學是一國之本中學就要上,再來呢?

沈 榮欽
Written by 沈 榮欽

事實上我想不出有什麼學科是不重要的,這樣一來,我們該令中學生必修180個學科,一律全年無休住校研習這些與國家至關緊要的學問才是。而且根據文言文比例與學生語文程度正或負相關的線性說法,我們要不就是應該及早推行文言文,從小學開始用100%不打折扣的文言文,要不就是廢除文言文,根本與今日的文白比例論爭無關。

新文化運動或許是五四運動中影響力最持久的運動,胡適與陳獨秀等人提倡白話文運動與德先生與賽先生,對比今日台灣的文白之爭中的反科學民主精神何其諷刺。

由於鐵路、電報與無煙煤的興起,帶來巨大的機會,在此之前,企業的組織基本上沒有什麼變化,「一個1790年的美國企業和1390年的義大利企業之間的相似程度,遠大於和1860年美國企業的相似程度」。如果美國企業組織沒有自1840年開始改變組織型態,也就無法開展第二次工業革命,那麼許多20世紀的事件也就無法發生,那麼歷史也會大為不同,也許今日世界數一數二的強權將會是德國,世界許多人或許在希特勒的統治下也未可知。

同樣的,我們今日也許會發現在2017年的台灣,辯論文白政策的方式或許和1317年的政策辯論沒有什麼不同,這樣的辯論如果發生在美國或是德國,當九五課綱、九九課綱到一○一課綱的文言文比例從45%、55%到65%遞增時,一定會有人試圖驗證「增加文言文比例能夠增進學生語文程度」的說法,但是我們既不在乎如何將名詞定義清楚,也不在意證據是否支持,依舊用1317年的方式各言爾志。

正因為沒有清楚的定義,所以我們不清楚許多人辯論時指涉的究竟是一般中學生、中文系大學生、還是作家、學者?不僅不在意賽先生,我們對德先生也十分馬虎,許多參與辯論的人甚至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個公共議題,所以不適合完全由專家學者決定,特別是當專家是利益團體時(這裏的利益團體是中性用詞),例如前陣子因為許多大學生覺得哲學系出路不廣而紛紛轉系,許多哲學系主任深以為憂,因此聯名聲明,說明哲學如何關係一國之本,應該列為中學必修,企業不做的,一律推給國家,在中學大量增聘哲學教師,說討論文言文只該聽從專家學者的意見,就如同討論哲學是否改列為中學必修只聽從哲學系教授的意見一樣。

事實上我想不出有什麼學科是不重要的,這樣一來,我們該令中學生必修180個學科,一律全年無休住校研習這些與國家至關緊要的學問才是。而且根據文言文比例與學生語文程度正或負相關的線性說法,我們要不就是應該及早推行文言文,從小學開始用100%不打折扣的文言文,要不就是廢除文言文,根本與今日的文白比例論爭無關。

但是這樣一來,或許先該上課的是本次討論的許多中文教授與作家,當中某些人討論公共政策時,除了文字優美外,對制度的無知實在令人驚訝,如果要擬定對國家有益的政策,這些人非先懂個十個八個基本學科不可。

About the author

沈 榮欽

沈 榮欽

加拿大約克大學副教授
法國INSEAD歐洲商學院策略管理博士
兼任助理教授
政大科技管理與智慧財產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