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業 大師 精選 觀點

台灣現在最需要的是找回70、80年代的創業精神,企業應找回創業初衷,政府要勇於面對改變!

黃 欽勇
Written by 黃 欽勇

Google、Facebook拿走台灣一大塊的媒體廣告商機;例如產業重心從硬體轉移到軟體,從OEM量產走向「多元分眾」市場的架構。我們知道,必須從過去分餅的概念,轉化為造餅的思維。因為,真正的競爭,必然是來自未來市場的競爭。

三個月前,T公司的人事主管來電,董事長讀完”The Founder’s Mentality”這本書之後,要求幹部閱讀,人事主管認為,透過外部創業家的解讀,也許可以從更多元的角度理解這本書。30年來,我應邀到T公司講過8次課,平日也與該公司不同階層的人有很多互動,加上自己也是創業的人,因此應邀分享閱讀心得。

我把題目微修成「創業的胎動、過程與創新」。創業家之所以起心動念,大多是因為「市場上有個需求沒有被滿足」,而一個好的創業家,會在創業的過程中,細膩的觀察市場的變化、組織的需求,不斷的修正經營策略。與其說成功的創業家、經營者有天份,不如說這些成功的創業家,將心思廣而深的放在市場需求與永續經營的焦點上,而這經常是接棒的專業經理人比較缺少的特質。

創業過程的第一個階段,企業容易遭遇「Overloading」的狀態,感覺市場需求龐大,但企業容易出現左支右絀的人才不足現象。到了第二個階段,也因為市場飽和、策略堅持不足等因素而出現「Stall-out」的停滯現象。我們看到的惠普、戴爾,日本的Panasonic、SONY都是很好的例子。經歷這種現象或階段的公司如何因應呢?很多公司出現策略失焦的現象,被購併或繼續停留在「失速」的狀態,僅有少數公司能跳脫陷阱,而那些跳脫陷阱的公司,大多是重回創業的初衷,找回經營者的本心。對於這樣的說法,我深有同感,也認為回到創業的初衷,鞏固核心價值,是跳脫成長停滯的最佳解決方案!

第三階段是「Free-fall」。哪些公司經歷了這種自由落體式的衰敗呢?面對技術的變革,柯達、萊卡都是好例子,而韓國的三大造船廠正面對中國崛起並取而代之的現象,也是種Free-fall,而破壞性的創新,往往是企業出現自由落體現象的關鍵。

延續性的科技讓我們安心,但也是事業僵化的源頭

所有的競爭者從兩旁擦身而過時,我們知道誰是競爭者,我們知道孰強、孰弱,經營的成敗,不會在一時之間出現,我們也可以好整以暇的因應。然而,一旦市場的遊戲規則改變,破壞性的創新,可能帶給我們萬劫不復的事業困境。例如,Google、Facebook拿走台灣一大塊的媒體廣告商機;例如產業重心從硬體轉移到軟體,從OEM量產走向「多元分眾」市場的架構。我們知道,必須從過去分餅的概念,轉化為造餅的思維。因為,真正的競爭,必然是來自未來市場的競爭。

我很明白,如果電子時報安於報導半導體、面板、手機、電腦,員工都能安於工作,客戶也會默默的接受,但我們終會面對市場萎縮的困境。我們現在該憂心的是破壞性創新帶來的Free-fall,如果我們不能找出世界級ICT大廠下一個階段的核心戰略,並導引台灣的科技公司調整佈局,我們也會從Stall-out,進入Free-fall的狀態。

我們這個行業最有趣的事情就是市場不斷的變化,逼使你進行戰略性的調整。台灣現在也處於停滯的狀態,我們明知產業正走出過去量產、硬體掛帥的時代,但我們卻安於現狀;政府繼續以「成本導向」的觀念經營官僚體系與國內市場,但現在台灣最需要的,是找回我們在1970、1980年代創業的精神。企業應找回創業初衷,政府也應勇於面對改變。

別忘了!台灣曾在整個島上四處可見紡織、成衣廠的時代,創辦了中鋼與之後的台積電。延續性的科技、事業模式,都會讓員工與客戶感覺心安,但這也往往就是事業僵化的源頭。

About the author

黃 欽勇

黃 欽勇

電子時報(Digitimes)社長,電子時報是台灣第一家以報導和研究台灣和全球電子科技產業為主的日報與專業媒體,出版物涵蓋中文紙本報紙、中英文網站、產業研究報告等,除在台灣產業界擁有相當知名度與影響力外,在全球高科技產業與金融投資業界亦頗享盛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