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大師 精選 觀點

我是想要讓孩子到華人國家留學的馬來西亞華人,中國有一帶一路,台灣是一例一休和打架國會,我該讓孩子來台灣嗎?

呂 秋遠
Written by 呂 秋遠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有一種日本的戰略遊戲,叫做三國志。在台灣,你可以是活生生的人,你可以提告、可以罵官、可以投票、可以自由上網、可以不擔心房子莫名不見、可以安心睡覺,你是自己的劉備、曹操或孫權。但是,在中國,你會被簡化成數字,就像是三國志裡的數字。

「我是馬來西亞華人,很想要讓孩子到華人的國家留學,目前正在考慮中國、香港或是台灣。孩子也很想到台灣發展。但是我還是很有疑問,臺灣既然有那麼多大學、那麼多所謂好的老師,為什麼在國會上還頻頻發生議員打架鬥毆事件?國會是個神聖的地方,國會議員是人民選出來的,所以我怎樣都不能把『臺灣有很好的師資/好的大學/老師』跟『國會議員打架』這兩樣東西掛勾,我真的不瞭解是怎樣的教育制度教育出會在國會打架的人民代議士?我如何可以讓孩子在這樣的國家求學?」

_________________

這位馬來西亞的朋友,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如果你要找華人語系的國家留學,台灣肯定是全亞洲最好的地方,也是最適合你們來留學的國家。為什麼?等等告訴你,先請教你,有沒有聽過效率與公平,這兩項價值的平衡?

基本上,在民主國家的公共政策制訂中,要有效率,很困難。舉例來說,光是要興建一項工程,就必需要經過環境影響評估、拆遷同意與補償、徵收等等繁瑣的手續,這就不會有效率。但是在獨裁國家中,或許一年就可以蓋一條高速鐵路,因為公權力這種東西,見佛殺佛、見魔殺魔,誰管你老百姓怎麼想?老子說了算,自然最有效率。麻煩的問題就是,誰是「老子」?並不是被影響的人是老子,而是政府。所以,被影響的人不能決定事情,這就不會是公平。

所以,你會看到北京政府的一帶一路,你也看得到台灣的一例一休。一帶一路,好像很有效率;而一例一休,看來很不公平。不過,前者的效率,隱藏了很多的公平成本在其中,往後的人民或許要為此付出平反正義的代價。而後者則是犧牲效率,把公平赤裸裸的搬到檯面上來表決。以後的政府或許也要為此付出選舉失利的成本。

關於政治,你喜歡吵鬧?還是喜歡平靜?

其實,網路長城最是平靜,把很多的關鍵字刪除,不能讓人民自由上網,這是控制言論自由最有效率的方式。把諾貝爾獎的得主劉曉波軟禁起來,不讓他發揮任何影響力,以免讓人民被污染,這也是扼殺人民說三道四最有效率的方式。把所有維護反對者法律上權益的律師都抓起來,不告訴你原因或理由,這也是讓法院速審速決最有效率的方式。把台灣人李明哲以不明原因囚禁,不讓家屬或律師接近,這也是讓百姓不被民主的細菌侵蝕的最有效率方式。

不過,你在台灣,可以用盡粗鄙的言語辱罵蔡英文與馬英九。而在中國,有個人在群組上說了「習包子」,立刻被檢舉後由公安處以拘役。如果用辱罵台灣總統的標準來辱罵習近平,這個人恐怕不是拘役,或許是送到維吾爾自治區。

其實,在中國,牽涉到政府想做的事,都會很有效率,因為他們不在乎公平。一旦討論到公平,就是很吵,每個人的公平,代表不同的「好」,因為每個人主觀上的「好」都不會一樣,所以要吵很久。但是效率,就是快,快沒有不一樣。中國高鐵或許一年就好,台灣高鐵十年才行,所以獨裁就是大勝,民主就是落後,不是這樣嗎?

我很想說「是」,但是我想到了一件事,如果政府的大刀砍到我,怎麼辦?

是的,如果輪到你呢?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有一種日本的戰略遊戲,叫做三國志。在這個遊戲裡,你可以選擇扮演劉備、曹操或孫權等等君主,充實內政以後開始打仗。談笑間強虜就可以灰飛煙滅,在這個遊戲裡,士兵是數字、糧食是數字、金錢當然也是數字。人民也是。當你決定要攻打某個城池,你就看著士兵因為被攻擊,而數字逐漸減少,你不會有感覺,因為那只是數字。

在中國政府的眼裡,這些人民,就是數字。

在台灣,你可以是活生生的人,你可以提告、可以罵官、可以投票、可以自由上網、可以不擔心房子莫名不見、可以安心睡覺,你是自己的劉備、曹操或孫權。但是,在中國,你會被簡化成數字,就像是三國志裡的數字。

所以,如果你想學習中國的效率,其實只要掌握權力就可以了。但是如果你想學習台灣的公平,那麼,得花上很久時間去體會當中的吵鬧與爭執。不論是年金改革、一例一休等等議題,都不會是一個人說了算,而且做出決策的人,以後就要為了這些事情付出代價或得到認同。至於,只讚賞效率的人,我只能祈禱,那把效率的刀,永遠降臨在別人身上。

台灣的教育制度,教出一堆鬼怪的家長與學生,這群人可能會讓台灣更吵鬧,但是,這種吵鬧,才是保障人民權利的基礎,在吵鬧中緩步前進。而鴉雀無聲,總有一天是要付出代價的。

最後,台灣的國會,已經很久沒大規模的打架了,現在流行使用躺椅。而且他們一點也不神聖,就是跟我們一樣的一般人而已,該做的他們會做,不該做的,他們通常也會做。

歡迎來台灣,這裡是好地方。

About the author

呂 秋遠

呂 秋遠

知名律師,同時在東吳大學擔任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