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電影

世人必看的影史經典:《新天堂樂園》

新天堂樂園-paradiso封面
龍 炫宇
Written by 龍 炫宇

俄國電影之父艾森斯坦(Sergei Mikhailovich Eisenstein)曾說:「小說改編的電影註定會失敗,傳記亦是。」由於小說中的一句話、一個詞甚至一個字,電影可能就需要好幾個畫面來詮釋,而電影的篇幅有限,小說的長度可以無限,《新天堂樂園》乍看之下像是自傳式電影,其實是一個對於自己電影啟蒙者的感念與送別的回憶,而這連續好多年都在國際影壇獲得各大重要獎的《新天堂樂園》全新數位修復版本已於2016/04/08在台重新上映!

義大利國寶級導演吉斯皮托那多利(Giuseppe Tornatore)的第二部長片作品《新天堂樂園》全新數位修復版本2016/04/08在台重新上映,說到《新天堂樂園》一定喚起了許多五六年級生的回憶,畢竟這是一部在1988年於義大利首映的電影,隔年開始連續好多年都在國際影壇各大重要獎項上大放異彩,榮獲了包括:

第四十二屆戛納電影節評委會特別大獎(1989)
第二屆歐洲電影獎最佳男演員(1989)
第二屆歐洲電影獎評審委員特別獎(1989)
第六十二屆奧斯卡最佳外語片(1990)
第四十七屆金球獎最佳外語片(1990)
第四十四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外語片(1991)
第四十四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電影配樂(1991)
第四十四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原著劇本(1991)
第四十四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男演員(1991)
第四十四屆英國電影學院獎最佳男配角(1991)

等大獎,不過本片亦是影壇上少數經典重現再次於大螢幕映演的作品,光就台灣至今25週年為止重映應該不下4次,而這次進戲院觀看時,意外發現許多七八年級生在場,可見一部經典之作是經得起時間的千錘百鍊。

導演吉斯皮托納多利

導演吉斯皮托納多利年輕時候,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導演吉斯皮托納多利(Giuseppe Tornatore) 1956 年在義大利西西里島巴蓋里亞(Bagheria)小鎮出生,片中主場景便是導演對於兒時記憶的情感投射,正逢今年邁入耳順之年,換句話說,《新天堂樂園》是他在35歲時完成的作品,本片大量引用1930年代至1950年代間的經典電影橋段,對於電影美學上的刻畫與內斂的情感,完全看不出來是一個年輕新銳導演的作品,他的第一部電影是 1985 年拍攝的《被稱為教授的男人》( The Professor/II Camorrista )。《新天堂樂園》是他的第二部電影。35歲便能如此才華洋溢,劇情上縝密的布局,運鏡上純青的火候,加上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的配樂,成了影史上必看的經典。

雖說本片是導演童年回憶的情感投射,細數片中出現的經典電影與戰爭背景的年代,並非導演的幼年時期,向經典電影致敬的橋段不乏《城市之光》、《北非諜影》、《亂世佳人》、《紅河谷》、《淘金記》、《風雲人物》、費里尼的浪蕩兒》和《白酋長》、《變身怪醫》、《羅賓漢》、安東尼奧尼的《流浪者》、西部經典《驛馬車》、《上帝創造的女人》等,從1931年至1956年都有,前後貫穿了默片時期晚期、黑白片時期到彩色片初期止約有20多年的時光歲月,本片的主角多多幼年時期的背景設定在二戰時期(1939年至1945年)開始,當時的多多大約十歲(國小四年級),如果以導演的出生來看,導演10歲時所處的年代應該是1966年,明顯與本片落差20多年,所以片中西西里美麗的風情、純樸的鄉間與人文是導演心中對於兒時的鄉愁,而那些電影中的電影、劇中劇、片中片與二戰的背景,大概是兒時記憶中長輩告訴他的點點滴滴,勾勒出跨時代的經典鉅作。

而電影中艾費多向多多一直提醒:「放映室不要隨便進來,底片很危險很容易起火,你再跑進來我就踢你屁股。」那個〝容易起火的底片〞是因為在二十世紀初的底片都屬硝酸底片,而當時大部份默片的播放速度都比有聲電影緩慢,因應年份和影院的不同,當時規格並沒有統一,每秒約為16至23格,而非現今統一規格的每秒24格,把35米厘的硝酸底片電影以這樣的慢速播放,就很容易引起火警。

艾費多與多多在戲院放映室

艾費多與多多在戲院放映室, 圖片來源:VOGUE

故事是從一通母親打給中年多多告知艾費多死訊的電話開始,一夜之間多多回憶起那段童年往事,因此,頑皮的多多整天向母親撒謊跑到戲院放映室找艾費多的故事就此倒敘展開,畫面多次回到那一夜裡側躺望向門外的中年多多,門邊的風鈴陰影巧妙地映射在中年多多的臉龐,描述著中年多多內心百般複雜、盤繞交錯的心情,幼年的多多抱持著對於學習電影放映的熱忱,少年的多多對於學校新來富家女的一見鍾情,最後中年的多多事業有成,離鄉背井30載的他卻音訊全無,其實僅短短一個小時的飛機里程,也從未連繫過母親與妹妹,全因當初艾費多的一句:「離開這裡,到羅馬去,這裡受詛咒了!你待在這會以為這裡就是全世界,走了之後沒有成就不要給我回來!」

少年多多與夢中情人在放映室的邂逅

少年多多與夢中情人在放映室的邂逅, 圖片來源:VOGUE

一個關於老人與小孩的簡單故事,卻如此的打動人心,正因幾個不同的情感層次所堆疊,才會如此扣人心弦!除了多多從小對於電影的渴望與憧憬。以及艾費多畢生全為鎮上唯一的戲院奉獻,直到遇見多多才一脈相傳。少年多多的攝影作品以自己一見鍾情的女孩做為女主角,直到30年過去後再次回到故鄉依然無法忘懷的初戀。做母親的從反對幼年多多接觸電影到接受多多在放映室工作,直到艾費多死後回來,母親不僅不責怪中年多多,只期盼他能早日將感情穩定下來。電影百年史上最關鍵的轉型時期,從默片時代、黑白片到彩色片時期的各個經典上乘之作,導演巧妙的將其穿梭、點綴在本片之中,彷彿告誡世人,不能遺忘那些電影先賢所奠定下來的基石與遺留下來的美好。時代變遷迅雷不及掩耳,轉眼間電視的普及與戲院的蕭條讓天堂戲院最終成了絕響。天堂戲院最後被政府接收準備蓋成停車場,爆破的當天,許多圍觀的老影迷將心中的記憶化做永世的淚痕。

艾森斯坦 S.M. Eisentein

艾森斯坦(S.M. Eisentein, 1898-1948)正在剪接一九二八年拍攝的電影《十月》(Octobre)

俄國電影之父艾森斯坦(Sergei Mikhailovich Eisenstein)曾說:「小說改編的電影註定會失敗,傳記亦是。」由於小說中的一句話、一個詞甚至一個字,電影可能就需要好幾個畫面來詮釋,而電影的篇幅有限,小說的長度可以無限,《新天堂樂園》乍看之下像是自傳式電影,其實是一個對於自己電影啟蒙者的感念與送別的回憶。而這樣的回憶不會僅侷限在西西里中,在所有的地方也都發生過類似的故事,因應時代的巨變,在地的老記憶在不知不覺中消逝了!年輕人離鄉背井去打拼,鄉下的老人家看似過著平凡規律的生活,內心既是期待又是著急。初戀的滋味總是酸酸甜甜又帶點苦澀,一輩子忘不了的!

除此之外,導演還想說:「熱愛自己的工作,對於偉大的電影工作者致上最高的敬意。」

作者:龍炫宇

About the author

龍 炫宇

龍 炫宇

落日後晨曦曾是我的筆名,我創造的不僅是夜裡的點點繁星,更是殿堂背後的藝術。